宋克章草式破體書風初探
時間:2015年02月10日
明 宋克 草書進學解卷1.png
明 宋克 草書進學解卷2.png
明 宋克 草書七絕軸.png

      破體與破體書風

      “破體”一詞有兩層含義,一是文字上的“破體”,指錯別字,不合漢字書寫規范的一類字。阮元《北碑南帖論》中云:“北朝碑字破體太多,特因字雜分隸,兵戈之間,無人講習,遂致六書混淆,向壁虛造?!盵1]其中的“破體”即是此意;二是書體上的“破體”,是指多體相融或多體并用的書寫方法創作出的風格獨特的書寫形式,也可稱為“破體書風”。

      “破體”一詞最早出現在唐代徐浩的《論書》里:

      《周官》內史教國子六書,書之源流,其來尚矣。程邈變隸體,邯鄲傳楷法,事則樸略,未有功能。厥后鍾善真書,張稱草圣,右軍行法,小令破體,皆一時之妙。[2]

      小令即王獻之。這里的“破體”是指書體上的“破體”。王獻之認為:“古之章草,未能宏逸,頗異諸體。今窮偽略之理,極草縱之致,不若稿行之間?!盵3]于是他打破了章草固有的體式規范,創造出“非行非草,流便于草,開張于行,草又處其中間”的“破體”。子敬雖然在“行草之外,更開一門”,但嚴格地來講,楷行草本是同一筆法體系,相間運用只是一種創作方法,而非獨立的書體。所以徐浩把王獻之的“破體”與楷、行、草并列為獨立的書體是不恰當的。關于王獻之獨創“破體”一說也不客觀,這種打破真、行、草各體界限融會貫通的體式,在王羲之的尺牘作品里也十分常見,只是王獻之“破”的更徹底一些,所以二王在破體創新這一點上,其實是沒有本質區別的。

      “不破則不立”,書貴通變,破舊方能立新,每一種字體從出現到成熟都是在不斷地“破”與“立”中完成的。而當五體皆成熟完備之后,歷代書家們便開始把“破體”作為書風轉變與創新的方法與手段。東晉時期的“二王”開啟了自覺的破體創新。

      唐代的顏真卿繼承和發展了王獻之外拓的筆法,創造出了雄渾大氣、厚實開張的“顏體”書風。顏真卿還拓展了“二王”破體書風的表現形式,其代表作《裴將軍詩》,以楷書和草書為主調,并雜糅篆隸書,充分發揮各書體的形體特點,巧妙地運用各書體的筆勢和筆意,完成了不同書體間破體融合的大膽創新。

      宋克章草式破體書風

      破體書風在元代有了新的發展,由于章草的流行,一些書家在魏晉楷行草破體的基礎上,融入了章草的體勢,成為新的草體形式。趙孟頫繼續沿襲二王破體尺牘的風格,開啟了多種書體混雜書寫的方法;康里子山首以章草入今草,在流暢圓轉的今草和行書中加入章草的挑法而融合無跡;危素、饒介等人步康里氏后塵,延續著這一書風。到了楊維楨則是利用各書體的特性直接把章草與行草乃至狂草、篆隸全面雜糅,創造出點畫狼藉,狂怪不經的“鐵崖體”。元末明初的宋克以其章草之專長,在章草與魏晉行楷融合及章草與狂草的融合上進行了大膽的嘗試,實現了元代以來破體書風的傳承與創新。

      宋克以善書名天下,時人推崇他:“楷法鍾繇稱獨步,草臨皇象已專門?!盵4]其臨寫的《急就章》“不可指計”,傳世的《臨急就章》有三本。從時間上看,故宮博物院藏本作于明洪武三年(一三七〇),時年宋克四十四歲;天津藝術博物館藏本作于洪武二十年(一三八七),時年宋克六十一歲,兩本相隔十七年之久;北京文物局藏本書寫時間不詳,據其書風推測,應該在二者之間。三個版本書寫時間跨度較長,從臨寫的內容和方法上看,也有很大的差別,表現出完全不同的風格特征。從中可以窺見宋克不同時期臨寫《急就章》的方法以及在臨寫《急就章》中嘗試融合諸體創立破體書風。

      故宮博物院藏本,內容與形式都較完整,通篇筆勢自然連貫,用筆簡潔高古。與皇象的《急就章》相比較,少了一些質樸,多了一些純熟,這是以趙孟頫為代表的“今妍”型時代書風在此《急就章》臨寫中的自然反映,并不是宋克有意為之。從其署款『聊以自備遺忘』的初衷,可知此本為宋克的精心之作。卷后周鼎的題跋中說:“第對臨,欲規矩不失,故不有縱意處耳?!盵5]也印證了此本為宋克實臨,風格最接近皇象的《急就章》。

      北京文物局藏本,為節臨本,此本多參以晉唐楷行之法,用筆爽利光潔,氣脈貫通,兼有楷書字形欹側,結字緊密、頓挫分明和行書簡潔明快、映帶相顧、結構多變的特點。這種參以楷行筆意的臨寫方法,為其以后大草創作的破體融合打下了堅實的基礎。

      天津藝術博物館藏本,用筆渾厚勁健,率意灑脫,字的大小不一,波磔厚重開張,筆畫的粗細變化強烈,節奏起伏明快,體勢顧盼呼應,疏朗有致,含蓄中透著靈動,渾脫中寓以輕靈,狼藉中氣脈相通,氣息上松弛有度,生動精彩,給人以強烈的藝術感染力。較之皇象本《急就章》更率意,更生動。較之故宮博物院藏本更圓渾、更質樸、更老辣。晚年的宋克在臨寫《急就章》時,已不拘泥于點畫形態,而是以臨為創,充分運用書體之間的融合去表現自己的審美情趣。這件臨作把今草筆意融入章草之中,達到了完美的結合,表現出的是章草之形,今草之意,為宋克破體書風的代表作。

      元代章草復興以來,書家臨寫《急就章》成為一種風尚,趙孟頫、鄧文原、俞和、宋克等人都臨過《急就章》并有作品傳世。其中趙孟頫、鄧文原、俞和臨寫的《急就章》延續了皇象“相眾而形一, 萬字皆同”的特點。而宋克臨寫的《急就章》則將古質樸拙的章草與今體楷行草書相融合,創造出“一行眾相,萬字皆別”的獨特風格。正是這一破體的創新,確立了宋克在漢晉之后章草無出其右的歷史地位。近人馬宗霍評價其章草說:“茂美沖和,信能入晉人之室,唐以后無足頡頏者,未知視蕭子云如何耳?!盵6]

      宋克一生鉆研章草,從不同時期對《急就章》臨寫的差異,可知其借古開今之意。以宋克的性格和膽識,他不會滿足于章草與今草字形、筆意上的簡單融合,而是要“大破大立”,“合章今狂而一之”的大膽嘗試。正如于右任在《杜甫壯游詩卷》的題跋中所評:“以仲溫之天才,決非月儀豹奴等帖所能拘束,而欲創為大草?!盵7]

      《進學解卷》, 書于元至正己丑年(一三四九),是宋克二十三歲時所作。此卷以二王今草為主,參以章草的筆意,明顯受到了康里子山和楊維楨書風的影響。用筆揮灑自如,變化多端,氣勢奔放,一以貫之,行間疏朗有致,氣息自然流暢。如“之”、“人”、“進”、“張”等字都有意加重波磔,凸顯了對章草筆法的運用。而結字上如像開篇首字“國”字、多次出現的“何”字,第四十一行的“莊”字等皆是章草的形體。此卷是宋克早期的代表作,可見其年輕時的書寫功力,也可知宋克早年已有意識的開始書體間融合的嘗試。

      宋克章草式的破體書風, 是繼承和發展了章草以及元代以來康里子山、楊維楨等人破體融合的新成果。這種章草式的破體書風是以章草為主體、為基因,夸張了章草的方筆及波磔,或融楷書之端嚴,行書之隨意,今草之圓轉與流暢,合大草之開張與氣勢,拓展了章草自身的表現力,創造出了筆力雄健,氣勢奔放的新的草書意境。當然,這種雜糅式的創新不一定十全十美,但是為明代書法的發展和草書的創新打開了一片新天地,具有重要的書史價值。宋克以其獨特的個性和超凡的膽識成就了他的章草式破體書風,也給當代書法創新更多的啟示。

      注釋:

      [1]《歷代書法論文選》,上海書畫出版社一九七九年,第六三六頁。

      [2]同上,第二七五頁。

      [3]同上,第一四八頁。

      [4]《中國書畫全書》第六冊,上海書畫出版社一九九〇年版,第五三五頁。

      [5]《故宮博物院藏歷代法書選集》第一集卷十七,文物出版社一九六三年版。

      [6]馬宗霍《書林藻鑒》卷十一,文物出版社一九八四年版,第一六四頁。

      [7]《歷屆書法專業碩士學位論文選·第三卷》,榮寶齋出版社二〇一〇年版,第三七二頁。

     ?。莢?nbsp; 作者單位:太原師范學院)

    北京pk10牛牛官方开奖 陕西十一选五前三组 五分彩骗局步骤 天天乐棋牌手机版 慈溪市在家做手工活兼职赚钱 四川金7乐开奖走势图 今天上证指数 足彩开奖结果与奖金是几点出来 山西11选5遗漏走势 股票配资论坛365 现场开彩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走投无路怎么快速赚钱 腾讯分分彩计划app 宝石娱乐棋牌 320期福彩开奖号